张恩铭

第一个石膏!头发抠不动了 偷个懒

昨晚临摹太太的图 然后p上女儿的脸

画的晓太太的娃!

2018.08.07 噩梦

每次都做这种很有味道 贴近生活 细节尼玛清楚的一匹的噩梦真的不要太吓人了
这次朦胧里梦到的是关于女生寝室门锁的故事
背景是 夏天晚上熄灯后 莫名睡不着的我开门出去透气 然后在中央平台上碰见了两条狗 两个小孩 一个中年短发女人 走过去之后突然一种恐惧攥紧了心脏 迫使我原路返回 回寝室 然后再回去的时候 其中一只狗一直要扑过来好像要咬我 另一只狗一直拿嘴咬住那只要咬我的狗的后腿 阻止它 我记得是那只拖狗的是白色的泰迪 来咬我的是普通品种的斗牛犬 辗转了好多次 才侥幸躲了一下跑过/跑下平台 莫名其妙的 那个中年女人坐在平台那边 好像背了个箩筐 就是大街上会看见 背菜的那种箩筐 那两个小孩 脸很清楚 但是我没办法描述 就是一直在玩闹 但是都是远离那个女人 贴近我的那种玩闹 而我第一次过平台想外出的时候 是那个女人带着孩子和狗刚走上平台的 看样子应该是一家人 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女人一直就在那边坐着 抻着膝盖望向我这边 也不说话 对了 是坐着的 平台两边是有石柱的 可是重点是 这次的梦的大型环境是我大学的女寝 而我们寝室楼是四合式的 相对两栋楼间没有连的平台 梦做到这里的时候 我有一丝犹豫 可能知道是在做梦 但是就那么一下 闪过了 我没抓住 又或者抓住了 我忘了 回去的时候直接第一人称右转 正好看见钟敏 没错 绝对是钟敏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钟敏 难不成我心里其实暗恋… 然后走过时我好像打了个招呼 说 这么晚了 怎么在寝室外面 然后又是一个小高潮 就在我刚走过的时候 眼角余光好像瞥见那个脸扭曲了一下 心下一根弦霎时崩断 极度的恐惧从四面八方的黑暗处向我袭来 另一方面 我所谓的四面八方其实并不黑 只是楼道没开灯 但是就是不黑 好像外面圆月幽幽的蓝光扑撒入了整栋楼 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气场 将我困在这里一般 紧接着 身后的人好像说了句什么 表明了她不是钟敏 然后我回头看了一眼 的确不是 但是真的很奇怪 这么多年 不论梦里还是现实生活中 我只走眼过两次 一次是看错了姥姥 只是单纯的看错 后面问了妈妈 姥姥没事 妈妈还笑我说是太想姥姥了 可是我没有 而且当时也是这样 我十分确定那个人就是我脑中映射的那个人 可是近了就变了 那个时候还是很小的时候 家里住在哇哈哈仓库员工住房那边 真的很小 应该是在上六九幼儿园的时候 扯远了 就在我向她表示了歉意 认错人转身之后 恐惧再次袭来 莫名的 我觉得有什么有意识的东西在跟着我 然后我紧了几步 想要快点回到寝室上床 想要躲住那份强烈的恐惧 走到门前的时候 我摸了摸左边的口袋 感觉到了穿的是运动短裤 摸到的钥匙感觉上是家里小区的门禁环和门钥匙 不过我没有多想 因为门没关 虚掩着 推开门 门zi[em]e400334[/em]zi[em]e400334[/em]地响着【没办法 毕竟这么晚了 好不容易三点前睡一次 结果三点过几分被梦吓醒 细节清楚地细思极恐 已经打了半个多小时了 努力回想刚才的梦境 一点点拼凑在一起 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想起来的细节 又不敢开房间的灯 怕家里人起夜发现我在玩手机 怕屋内角落有东西在等我 只有打点表情缓一缓】 那个门也是扯 居然是以前老三层干部房的那种木门 而且有点樵了 不等我迷 门里就有人说话了 但是只有一个 是大玉 当时我竟然还判断了一下她睡的位置 是对的 上铺 靠门左侧 在玩手机 反蓝光 应该是王者 然后我打了个抱歉 关门 但是门关不紧 然后我又朝一旁挪了一间 到了自己寝室门口 摸出钥匙开了门 然后又推了一扇门 推开之后 门内的李雪琴好像被我吓了一跳 那么晚了 她居然没上床 然后跟她口嗨了两句之后我意识到这次开门开了两扇一扇铁门是宿舍本来有的 还有一扇是跟刚刚开大玉那边一样的木门 而且开门的时候 门口的李雪琴好像并没有被门阻碍到 但是仍有让开的动作 然而不等我多想 走廊外面又是一股很浓厚的恐惧的味道袭来 心脏骤缩的瞬间 我扑到门前想要关铁门 把它关在门外 只是别锁的瞬间 那个锁就像对面董世裕她们寝室的门把手一样脱落了 只是我们是整个锁脱落 只留下一条锁条和一个空锁壳 被锁条卡在了门上 叮当地挂着 这些只是一眼看见的 其实发生的时候只有一瞬 下一秒 我忙去拉外面的木门 不过说来也奇怪 人家都是门外铁门 门内木门 我们是反着的 门拉过来 也是樵的 而且以前门把手的位置空着一坨 可以塞一只手进去握住整个门 然后我使劲把那个门往里拉 因为铁门的门也要关着 但是锁翘出来了 kuan住了木门 还刚好卡在了那个洞那里 在然后就不太记得清了 好像抬头的时候那股恐惧已经从洞里流进了我面前 再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又回到床上 隔着蚊帐向外望着 室友都睡了 胸口有点闷 我想出去透透气
日你妈 老子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背后在发毛[em]e400334[/em][em]e400181[/em][em]e400334[/em][em]e400181[/em][em]e400334[/em][em]e400181[/em]【缓一哈 日哦 吓死了 打了一个小时的说说 妈耶 又要睡到中午了】

初次尝试这种头发的上色方式 真爽